头屯河| 安定区| 宝鸡卷烟厂| 爱达花园| 百罗高速|
行业管理
首页  >  行管  >  图片新闻

虚商发牌还不够,五大痛点要解决

2018-02-22  来源:人民邮电报-中国信息产业网  作者:徐勇
标签:黎美娴 金港花园

1月24日,工信部发布《关于移动通信转售业务正式商用的通告(征求意见稿)》,表示移动通信转售业务已具备正式商用条件,业界期盼已久的虚拟运营商发牌工作已经提上了议事日程。

2013年12月,工信部发放首批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批文,此后又陆续发放了四批牌照,总计42家虚商开启民营移动通信运营之路。截至2017年12月底,我国移动转售业务试点工作已开展了四年整,用户超过6千万,42家试点企业中有17家企业用户规模超过100万户,3家企业用户数已超过500万户,用户规模最大的企业已突破1000万户。从用户规模来看,我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移动虚拟运营市场,移动转售工作成绩举世瞩目。

但是在成绩的背后,却是整个虚商行业当下集体低迷的现状。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反差?经过多次采访后记者发现,即将到来的发牌对步履蹒跚的虚商们固然是利好,但是仅有发牌还远远不够,为了保证整个虚商业态的健康发展和持续繁荣,整个移动转售事业在体制、机制中尚有五大痛点问题亟待解决。

将批发价格机制落在实处

现阶段,虚拟运营商业务尚没有被证明是一项好生意,最关键因素就是非常难赚钱。

从盈利情况来看,工信部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年底,共有13家虚拟运营商实现当年累计盈利。相较于42家虚拟运营商总量,实现盈利的虚商刚刚超过三成(这里还有一些特殊背景),约七成的企业陷入亏损泥潭。致使虚拟运营商辛苦忙碌几年还是亏损的原因之一就在于目前移动转售行业执行的批发价格机制。

转售批发价格机制的落实一直是业内诟病的问题之一,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不同基础运营商对待转售工作的态度。虚商们的转售批发结算价格在整体通信市场上竞争力缺失,批零倒挂现象尤其体现在高ARPU的产品设计上。基础运营商的中、高ARPU的产品单价即可秒杀虚商们拿到的批发价,这一困境使得虚商只能在低利润市场上博弈,不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解决这一问题不能只是发文,而是要将每个要求落到实处。

例如,降低数据资源批发结算价格,建议能体现出本地流量和全国流量的价格差异、闲时资源和忙时资源的价格差异,或加对单用户流量的封顶结算,比如500元封顶等。

又如,联通资源池模式中,针对“国内业务基准价格及批发阶梯折扣”价格调整策略,考核的是企业当年累计收入值,由于大部分虚商收入较低,基本享受第一档折扣;针对“优化企业定制折扣方案”价格调整策略,考核的是结算ARPU,但由于大部分虚商用户ARPU较低,享受折扣的情况很少,而造成ARPU低的原因就是批发价格过高。

建立完备共享黑名单机制

盈利困境的背后,虚拟运营商还要面对17开头号段一度成为“诈骗/骚扰电话”重灾区的尴尬。170、171号段为虚拟运营商专属号段,早期虚拟运营商手机号码实名制认证缺乏,以及较低的资费价格,使得虚拟运营商专属号成为诈骗、骚扰信息等的“首选”。2016年,多地公安部门在发布诈骗预警时表示,170、171号段是通讯信息诈骗“重灾区”。

就在当下,这种骚扰诈骗仍没有消失,工信部网站1月24日公告称,针对阿里巴巴通信技术(北京)有限公司连续三个季度垃圾短信、骚扰电话被举报量排名靠前并持续上升的问题,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管理局约谈了阿里通信的主要负责人,要求其高度重视,采取针对性措施,加强垃圾信息治理。

要打击诈骗、骚扰信息等违法犯罪行为,规范行业的健康发展,不仅需从虚商企业着手,行业的监管和联动机制也是有力保障。经历四年的波折,每个虚拟企业基本上建立了自有的黑名单库,但无法共享其他友商甚至基础运营商的黑名单信息。建立渠道黑名单共享机制可以提高不法分子犯罪成本,一旦用户被某家列为黑名单,则该用户将无法在其他友商进行购买或限制购买号卡等资源,这样就可以造成其犯罪成本的提升,从而达到降低犯罪率的目的。但统一机制需要公共单位(如协会/研究院牵头)来建立执行,然后提供公共的加密接口供企业进行黑名单的增加、查询、审核等操作,此举的尽快落实是行业健康发展的有力保障之一。

推进能力开放不能纸上谈兵

就现状而言,虚商与基础运营商渠道代理商最大的区别,就是提供了工信部特批的客服热线,因转售产品单一、批发价格高,大部分虚商甚至无法和运营商渠道代理商抗衡,生存盈利举步维艰。这一现状有违移动转售开放的初衷,也使得中国的移动转售事业在形态、格局、技术能力方面远远落后于全球同行,不利于通信行业业务创新。基础运营商的能力开放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核心,具体表现为产品的开放和核心能力的开放接入。

就产品开放而言,运营商需要将广泛用于大市场的最新产品同步开放给虚商,甚至共同讨论产品形态,这样才可以多维度地收集意见,从产品上和市场上同时验证新资费的可行性,例如联通的mini模组的接入就是较好的例子。

运营商核心能力的开放才是虚商区别于代理商的关键:例如Qos能力开放,实现用户流量达到一定阈值后,降速服务;或者提供定向流量计费能力。又例如关于系统处理能力方面:提高月初停开机处理能力,提高系统对虚商批量业务的支撑能力,提高省公司的处理效率等等,像这样的可实现需求还有很多,没有得到有效落实。

物联网发展需要支持给力

在人口红利逐渐消失,流量价格不断走低,网络制式和相关技术不断成熟的背景下,物联网已经成为三大运营商竞相争夺的下一个战略要地。三大运营商日前定调2018年工作方向:中国移动将深入实施“大连接”战略,目标新增物联网连接数1.2亿;中国电信强调“加快网络智能化、业务生态化、运营智慧化步伐”;中国联通将继续推进混改,力推互联网运营与物联网发展将成为新一年的发力点,也给了业界关于物联网发展的更多想象。

物联网也是虚商们看好的未来。众人拾柴火焰高,在三大运营商自身在物联网市场攻城拔寨的同时,如果身边多了一帮虚商小兄弟,应该是气势更足,但是到目前为止,来自基础运营商的支持还不太给力。

业内人士表示,基础电信运营商应尽早开放物联网专属13位号段给虚商,制定物联网专属套餐和批发价格体系,建立配套资费价格调整机制,号码资源根据虚商们实际市场需求按需分配,并对虚商年度需求进行号码资源的预留和提前规划,保证物联网号码资源的充足供应;还应该考虑到面对不同的应用场景和业务方向,制定不同的合作模式和资费价格,以适应不同的业务和应用场景需求,最大程度地满足虚商们在物联网市场发展的需要。

增强码号的供应注入活水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就移动转售工作而言,移动号段就是最大的生产力,是业务开展的基础。但现状是,受限于运营商的考核机制及批发价格,大部分虚商拿不到充裕的号段,为保证业务的开展只能不停地进行号段回收,然而这一存量也是有限的,回收周期漫长繁冗,还存在失败的情况。建议增加码号供应,尽快启用非17的号段,同时增加开放城市及缩短审批流程。

关键词:物联网 运营商手机 人口红利 痛点 网络制式

广门乡 张喜庄村 马街 围地道 安全乡
河北李公大街西箭道 南湖花园管理办公室 同仁堂 章丘 大许寨乡